CC

混圈杂 话痨 住宿狗
愿自己永远心怀梦想

圈名cc,也可以叫我毫升
小英雄/凹凸/drb/小排球
等等等等混圈杂


吃胜出轰出all出
吃上耳
无法接受轰友胜右以及出左
天雷qb/hb/bq/hb

这周要咕咕了,非常对不起大家!

主要是因为马上要元调所以手机被收了而且我电脑也有点问题上不了网,现在码完了但是没办法发,非常非常抱歉,下周一口气更两章争取完结gal这一篇。

自我介绍

一时兴起,写个置顶


⭐是个十级话痨,可能会发各种各样非常迷的东西,请大家平时可怜可怜我,跟我聊聊天


⭐最喜欢大家给我留评论辣!每条评论我都会看,也会尽量给大家回的!


⭐是个住宿狗,面临中考,很有可能一言不合就咕咕大家。提前说声抱歉。


⭐平时很佛,但是谁惹了我我就变身暴躁老哥


⭐圈名叫cc,也可以叫我毫升,随你高兴好了。







作品爱好


✨凹凸/小英雄/漫威/小排球/伍六七/Ladybug/银魂/海贼……等等等等我混圈真的很杂但是产粮不定,现在可能主产凹凸和小英雄,不定爬墙,请谨慎关注!


✨凹凸主吃雷安雷/瑞金/凯柠/嘉金等……也偶尔可以吃雷卡,除此之外的cp只要不拆我上面的本命都可以偶尔吃吃。

天雷jr!!!请不要让我看到!!


✨小英雄:大三角all出都ok,其他只要不拆我本命cp可以吃,也阔以吃上耳!天雷qb/hb/hb(bg)/sc(bg)

天雷久久左位以及轰右咔右,请不要让我看到!!


✨最喜欢的两对bg:冲神/瓢猫 我很少喜欢bg的cp,但是我只要一喜欢上就是那种疯狂的程度,所以这两对坚决不拆


✨漫威:贱虫/锤基/毒埃  其他均杂食,我爱锤基一辈子!!!


✨对于cp:我雷的cp有很多,如果你正好吃这些cp的话只要不强硬给我卖安利我都ok。



❤最后感谢大家的关注以及小蓝手小红心,我的梦想就是继续努力然后给大家带来更多更好的故事!😚😚😚







【轰出胜】论在galgame中打出bl线的100种方式(7)

OOC

沙雕文

轰出胜

一个直男玩galgame却打出bl线的故事

1  2   3  4  5  6  

 

 

 

 

 

 

 

 

 

熟悉的bgm,熟悉的立绘。

然而已物是人非。

绿谷出久心情复杂地看着屏幕,心中涌起了无限的感叹。当我们刚刚相知是多么甜蜜,然而现在你我却早已生出了隔阂。

绿谷出久长叹一口气,如同最后一次挽留自己最爱的情人一样纠结地打开了游戏。

再次读档,这次的绿谷出久决定再次相信自己那不可靠的直觉一次,靠自己的力量去挽救自己岌岌可危的性取向以及尊严。

事实证明,相信自己在很大程度上都会变成一个错误的决定。

绿谷出久已经对前几章的剧情几乎滚瓜烂熟了,因为已经走了两遍的缘故,即使每遍都是在不停地跳过或是读档,但是对于选项他还是记得很清晰的。

第一个选项还是如此的令人窒息,还是同样的轰君,还是熟悉的选项。

绿谷出久已经把赞美轰焦冻很温柔的选项和轰焦冻不喜欢荞麦面的选项选过一遍了,这次他干脆放飞自我了,直接选了说很喜欢轰焦冻那样男人的c选项。

我就不信我还能打出3p线,有些恶趣味的选了c选项,果然,在他说完这句话后,御茶子向他投来了惊奇的眼神:“出久同学你........”

主角笑出了声,刚想解释自己是开玩笑的,此时正在前面大步流星、与他们有一段距离的轰焦冻突然也转头过来盯着主角,明显是听到了两人的聊天内容。

什么,原来你这么多条线走过来一直在偷听我们的聊天内容咯,怪不得我说你不喜欢荞麦面你居然会不喜欢我。

不对,这个时候的重点是暗恋别人被别人知道了啊!

绿谷出久心中刷出了满屏的“卧槽”弹幕。

此时轰焦冻的立绘表情还是如往常一样波澜不惊,但眼尖的人就可以发现他的耳朵已经通红。

主角的目光也和他对了上来,主角连忙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我我我......我只是开玩笑的。”

“哦......哦,没关系的,我知道的。”轰焦冻也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不介意。同时语气中透出一种“我都懂”的贴心。

你知道什么倒是说清楚啊,别搞得像我真的暗恋你一样啊!绿谷出久在心中掀了个桌。

“哈哈哈,这种玩笑以后还是少开一点吧。要不然会被别人误会,对吧,出久同学?”御茶子也好像明白了什么,连忙笑着摸了摸头,为绿谷打了个圆场。

“嗯......”主角也连忙附和。

“啊啊对了,我叫御茶子,这边这位是出久同学哟。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御茶子巧妙地转移了个话题。

“焦冻。”对方对他们点头示意,接着转头进了教室,好像刚才那个耳朵红的人不是他一样。

两人看着他走远,才缓缓松了口气。

“吓死我了,我刚才插进你们的对话的时候好像要被他的眼神冻死了。”御茶子拍拍胸口。

“对不起,我只是看御茶子同学对他那么感兴趣,所以想开个玩笑而已。”主角的脸也变得通红,诚然,对于一个少年来说,在一个可爱的女孩子面前面临如此尴尬的情况确实挺羞耻。

“但是他好像对你很有好感哦。”御茶子补充了一句,对他眨了眨眼,“把握机会。”

“把握机会?”主角喃喃自语道,这才明白她的意思,“不是啊,御茶子同学,我真的只是开玩笑.....”

“没事的没事的,我真的没什么想法。”对方开朗地笑了笑,“对了,以后可以叫你小久吗?”

“嗯,当然可以,可是为什么......”主角显然还没正确理解对面的女孩子突然对自己如此亲昵的原因,显得有些羞涩。可屏幕前的绿谷出久倒是看得一清二楚。

这是被当成闺蜜了啊。绿谷出久坦然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自欺欺人实在是太累了,于是绿谷出久觉得用成熟的成年人心态去面对这一切。

主要是他实在想看看这个制作组还能造出什么妖。

可能还有什么be结局啥的吧,他胡思乱想着,干脆上网搜了搜。答案是清一色的否——这个游戏只有两条bl线,且只有两个结局,至少大家目前玩出来的只有这两个。

 

 

 

绿谷出久突然看到窗边的缝隙仿佛射入了黎明的曙光,力量又充满了他的身体。

最大的伤害也不过再玩一遍其中一条线,有什么可怕的!

他如此想着,快马加鞭,立马快进到了后面,此时本游戏中绿谷出久心目中的另一个女主——暴娇青梅竹马胜己,也出现了。

绿谷出久这回还是不走寻常路,选了b选项。

想吃你头上的榴莲,这个够神经病了吧,按照你们制作组的脑回路来,我这种标准恶搞答案可以过关了吧!绿谷出久心中有些得意。

 

 

 

但他显然低估了制作组。

看着对面怒气冲冲的胜己,主角有些不知所措,他东张西望,终于撇到了什么东西,像想到什么一样上前向前一步,踏入了胜己的安全领域。

胜己下意识感到有些不舒服,皱起了眉刚打算后退一步,却被主角一下子叫住:“小胜。”

胜己不自觉地停下来,主角停下来特地走近了他一步,涨红了脸踮起脚凑近胜己的耳朵:“小胜,那个,你不觉得自己的头发像榴莲一样吗?我觉得你的头发肯定很好吃。”

绿谷出久这才看出主角的目的是想开玩笑。

你这是在开玩笑还是在给自己挖坟啊大哥,还有开玩笑就开玩笑,离那么近干什么啊!绿谷出久再次见识了制作组的骚操作,同样的,胜己也被激怒了。

“你他妈的!”他怒吼着,眼看就要释放自己的怒火,主角居然还仿佛对胜己生气的点十分不解,委屈地边逃边说:“榴莲虽然很臭,但是是水果之王啊,很好吃的,小胜你为什么要生气啊!”

“你他妈说老子为什么要生气啊,你个西兰花给老子闭嘴!”胜己铁青着脸看着他,“再说不要他妈凑别人那么近讲话啊。”

“不是啊,我只是想缓和一下气氛......你看,我和小胜明明是青梅竹马诶,关系那么差不是很奇怪吗?”绿谷出久更加委屈地补充了一句。

“谁他妈想和你这种说别人是榴莲头的人关系好啊!”胜己没好气地呛了回去,但是口气奇异地没有那么差了。

这他妈居然还真的把气氛缓和了......绿谷出久突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开玩笑的技术简直是一坨屎,而此时胜己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吐槽了两句便离开了。

就.....这么走了?

回忆起自己玩胜己线的时候,好像只有自己找校长给他说情之后他的态度才慢慢变好,而且他那时已经进入胜己线了。

那难不成又是胜己线?

 

绿谷出久飘扬的思绪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今天是周末,他难得在家,此时来敲门的只可能是母亲。他连忙起身,打开门让母亲进来。

绿谷引子只是在门口探了个头,笑眯眯地说:“绿谷快下来,咱们有客人来了。”

绿谷出久一愣,随即点点头:“好的。”他赶忙回去存档退出,匆匆忙忙地披上外套下了楼。

母亲正在厨房忙着准备茶水,绿谷出久正想进去帮忙,却被母亲坚持拦住了:“快去外面招待客人吧,我一个人就行。”

绿谷出久远远地看见了沙发上坐着的两人:“是妈妈很久没见的朋友对吧?没事,你去聊天吧,这里我来就行。”

但绿谷引子却笑了笑:“不仅是我的朋友哦,还有出久的朋友。”

“我的朋友?”

“嗯,你忘了吗?就是光己阿姨和她儿子胜己君啊,你小时候特别喜欢他,一回家就跟我讲他有多厉害呢,怎么,不记得了?”

“是光己阿姨和……胜己吗?”绿谷出久有些惊讶,他对光己阿姨还是记得很深,毕竟幼时她很爱护自己,但是他们一家很早就已经搬家了,两家几乎有十年没有再见了。

听说是幼时格外照顾自己的阿姨来了,绿谷出久连忙往外面走:“那我去招待客人好了。”

绿谷出久边走边回忆着童年记忆,说起光己阿姨,他印象很深,但是她的儿子绿谷出久却有些回忆不起来了。

他走出客厅,正看到一个人逆着光拿起一张摆在客厅的照片,那是他七岁时照的,摆在最高层,母亲很难拿到,他自己又时常忘记去擦,上面已经积了一点灰。而那个人正仔细地擦去上面的灰尘。

一瞬间,绿谷出久想起了这么个人。

对方也回过头,跟他四目相对,眸中满溢着某种志在必得。

“哟,废久。”

——tbc——

马上要完结了!!

终于用电脑写了一会,比在手机上顺畅多了。

下章与轰总见面!顺带交代一下游戏里的3P线。

 

 

妈的,lof限流真他妈讨厌。


【轰出胜】论在galgame中打出bl线的100种方式(6)

ooc

轰出胜

前几章戳我头像

下章不知道是面基还是走选项,随缘吧

这章基本都是胜出和一些铺垫www

1  2  3  4  5









“我要投诉!”

峰田发誓这是他头一次看见绿谷出久这么悲愤的表情。

今天是星期天,几个人约着一起出去看《venom》,电影票都买好了,就等着绿谷出久,没想到等了这么半天见面第一句话竟然会是这个。

“投诉啥投诉啥?我早告诉你你买的那个键盘不可能会好用,我上次……”峰田听到这话立马来劲,摆出了“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架势滔滔不绝地教训起了绿谷出久。

“不是那个……是那个游戏。”绿谷出久看上去有点精神迷乱,嘀咕了一句,几个人差点都没听清。

“游戏?《相恋在雄英》?”

“嗯,我又打出bl线了。”

“不可能啊,你明明都截图给我看了,好感度在50%以上啊。”上鸣一脸的惊愕,这句话也把其他两个人弄的懵逼无比。

“我的妈,绿谷你这是天赋点全点在撩汉上去了?”切岛咋舌。

“不,绝对是买错版本了吧,你是不是买了他们家新出的乙女游戏啊。”

“今早对了两遍号码了,没错。”绿谷憔悴地摇了摇头,“对方给我的解释跟上次一模一样,还说打出两条的比较少见……”

“……”这回几个人笑不出来了,只是拍了拍绿谷的肩。

“不是绿谷,我还是觉得不对,你按照攻略玩怎么玩出的bl线啊,你是不是没按照攻略来?”

绿谷出久猛地沉默了下来,他细细追溯着当时的记忆,模糊地记着在进入第三章之前好像有几个选项没有看攻略,他心虚地回道:“应该没有吧……”

“那就奇怪了……照攻略来都能出错?”切岛摸着下巴喃喃自语,上鸣莫名其妙地感到有些负罪,毕竟是他要绿谷出久玩这个游戏的,可是如今却给他带来了如此多的尴尬情景。

上鸣柔声说:“绿谷,如果不想玩的话就算了吧。这制作组太奇葩了,不适合你这种galgame新手,我下次请你吃饭,你别玩了吧。”

“没事没事,这又不是你的问题。”绿谷苦笑,“老实说,我其实不记得有一段是不是跟着攻略走的了。可能是那个时候选错的才打出来的吧。”

“还是感觉很抱歉,毕竟是我给你安利的……”上鸣摸摸头。

“哎,这有什么呀,肯定也有不少直男会玩出这种线啊……玩出bl线也不代表你就不是直男了对不对?”一直未曾开口的峰田直到绿谷情绪稍稍平复才来马后炮。

“对啊绿谷,你可以上网去问问有没有不知情的直男像你一样也打出了这个结局啊。”切岛劝说道。

“是啊是啊,找几个小伙伴一起吐槽,事情就没那么糟糕了。”

“打出这个结局的直男大概是不少吧,可是两条线都打出来的……”绿谷出久自嘲道。

“也没事啊,这游戏这么多人玩,肯定会有一两个的啦。而且也就两个男性角色,至少你知道下回你怎么样都不会踩雷了。”峰田尽力装作漫不经心。

“嗯,说的也是。”绿谷出久点点头,突然燃起了一股雄雄斗志。

“再玩最后一条线,我就不信这个邪了。”



不知道是不是玩出了两个bl线的锅,在看《venom》时绿谷总感觉自己并不是在看超级英雄电影,而是外星人与人类的科幻爱情电影。

啊,我脏了,我的身体已经被玷污过了。绿谷此时心中莫名其妙地蹦出了这句话。

他还是尝试往积极的方向去看,他自认不是那种欣赏不了他人的恶趣味和小跳脱的人,所以今早说的所谓要投诉也只是一些苦涩的抱怨。

况且他今早感到很无奈的原因倒不是因为这个游戏制作组,而是因为自己玩出了两个bl线却并没有怎么的感到违和或是受不了。很显然,如果这两条bl线只是恶搞,那他不会感到以上这些情绪情有可原;但是可以看出这两条线是真的试图尝试给玩家心动的感觉的——尽管做的很失败,而绿谷出久不会感到接受无能就很奇怪了。

绿谷出久极力想去否定这一事实,早上的抱怨也其实更像一种附和。是某种为了证明自己没有改变而进行的遮掩。

绿谷出久是最早回家的那个人,看完电影吃完饭就急匆匆的赶回了家。他现在已经迫不及待地想攻略一个妹子来一雪前耻,恢复一下自己好像马上快要开始转变的性取向。



在绿谷出久走后,峰田也立马找了个借口离开。

打车到了办公室大楼楼底,峰田一刻也不敢耽误,立马上了楼,以免让楼上的大爷久等,他在心里演练了一万种如何避免爆豪对自己的bl剧情无法接受而暴打他的方法。

现在正是阳光炽烈的正午,办公室里其他的人都不在,峰田倒是没有对此感到奇怪,毕竟一群夜猫子死宅,中午在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奇怪的是,办公室实在太安静了,连鼠标点击的声音都没有,峰田甚至怀疑是不是爆豪放了他鸽子。

他走向爆豪的座位,打算一探究竟,刚迈出没两步,就看到一个身影坐在那里,嘴里叼着一根还带着火星的烟。

“我靠!”峰田被吓了一跳,“大哥,你在这干嘛不出声啊。”

“老子在思考。”爆豪把烟拿出,吐了一口烟雾。

“我擦大哥,你不是不抽烟的吗,这是在干嘛。要是这个办公室有烟味我肯定会被丽日她们骂死的。”峰田不敢置信地盯着爆豪胜己,以及他手中的烟。

“刚刚下去买的,以后不抽了。”奇怪的是,爆豪胜己的语气没有一丝的不耐烦。

“你闲的没事抽什么烟啊……”峰田无奈地叹口气,接着整理好心情问,“剧情呢,你觉得该怎么改?”

“不用大改,剧情……还可以。主角这个人物描写的挺讨喜。”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我跟你讲,你就把这个剧情当恶搞……你刚说什么?”峰田隔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爆豪竟没有对自己的剧情大肆批评,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

“老子说还可以,听见没?”爆豪不耐烦地又重复了一遍。

“我靠,我是活在梦里吗?”峰田捏了捏自己的脸,“爆豪说这个剧本没问题……”

“喂喂,老子可没说没问题。”爆豪皱着眉敲了敲桌子,“主角不用改,把老子的形象改一改。”

“啊啊啊是是是好好好。”峰田立马掏出手机来记爆豪的要求,对他来说,能让这个大魔王肯通过大部分的剧情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别把老子写的那么傻逼,对他好一点,就写的像阴阳脸那种护着他的。别搞得好像……我只会欺负他。”

“嗯嗯嗯。”峰田连忙点头记着,“就这些?”

“就这些。”爆豪胜己想了想,又问,“这个游戏的bl线有r18剧情吗?”

“大爷,咱们这整个游戏都是全年龄的,bl线怎么可能有r18呢?”峰田又有些看不懂爆豪了。

“……算了,没有r18也好。反正别人也不能看。”

爆豪胜己的最后一句说的很轻,但是在安静的工作室里还是很清晰,峰田不知道是联想到了什么,表情变得极其复杂:“我靠,爆豪你不会……”

又看到已经被摁熄丢进垃圾桶的烟,峰田大叫道:“这不会是事后烟吧?!爆豪你又不是我,怎么可以在办公室做这种事呢!”

“去你妈的。”爆豪骂了一句,“不是什么事后烟。”

“哦哦哦那就好。”峰田摸了摸自己的心脏。

“而且就算要做也是拐回家再说。”

“我靠?”峰田的心情经历了几段大起大落,简直马上就要堵塞了。

“你认识那个男生对吧?”爆豪看向他。

峰田仿佛看到自己的面前也出现了两道选项。

a.告诉他(绿谷好感度-60)

b.不告诉他(game over)

峰田咽了口口水,在兄弟和生命中沉重的选了生命,同时为自己兄弟的菊花画了个十字。

“……是,我认识他。”

——tbc——

【轰出胜】daisy(上)

感谢诺诺给我的贺文!!超——喜欢你!


檀悦:

*ooc,内含ntr剧情,军官轰↔贵族少年久↔政员咔


*有参考一点点的《安娜·卡列尼娜》


*有饭茶因素,所有东西都经不起考究,三观不正,本篇胜出成分几乎没有


*小寿星 @CC 生日快乐❤💚💛! @..冲鸭! 点点鼓励我😭


*我想搞带一些讽刺色彩的风格,但是我搞不出来😭距离cc的生日已经过去了四天😭😭


*本篇3K 以及脆皮鸭和其他的小破车都设置自己可见啦,风头过了我再放出来叭ww


*我想要评论!!!


————————————————





雏菊,一直是圣洁的代表。


雏菊,代表着无邪、天真。



https://wx2.sinaimg.cn/large/006y08hHly1fxj56a7224j30dw5a61cs.jpg

【轰出胜】化学英雄

一大坨小段子,没啥含金量。

ooc

初三狗,知识盲点很多,写着玩玩

这周写这么少,写点小段子补偿大家


爆豪胜己的验纯:


1.收集一小试管的爆豪胜己,用大拇指捂住试管口,别让他跑出来。


2.将他靠近正在呼唤小胜的绿谷出久。


3.如果爆豪胜己发出尖锐暴鸣声音,则该爆豪不纯。


如果爆豪胜己与绿谷出久一起发出不可♂描述的声音,则该爆豪较纯。


爆豪胜己与绿谷出久的化学反应文字表达式


爆豪胜己+绿谷出久→爱情+爆炸


平哥的分解文字表达式:

堀越耕平→平哥吹+绿谷吹+轰吹+爆吹+……+美好的太太们的产粮


轰出爱意的验满:

将带火星的轰焦冻放在集气瓶瓶口,如果轰焦冻复燃且剧烈燃烧,则爱意已满


实验室里的错误操作:

不能向正在燃烧的轰焦冻上添加绿谷出久,会引起爆炸。


向正猛烈燃烧的轰焦冻添加安德瓦,同样会引起爆炸。











【轰出胜】论在galgame里打出bl线的100种方法(5)

ooc

轰出胜

下章终于写3p了!!欣喜若狂!!

前几章戳我头像

1 2 3  4

打斗的声效在耳机里此起彼伏,绿谷出久只是埋头吃着泡面,偶尔起来草草看几眼剧情。

于是他顺利错过了主角为了取胜而机智使出的一招声东击西,只看到主角一下子被打晕了过去。

绿谷出久发出感叹:“这拳头是铁做的吗,一拳能把主角打晕?还是说主角真的弱不经风到这个地步吗……”

“啧,这臭小子也太弱了吧,一拳就被老子打晕了。”爆豪看着屏幕上匀速蹦出的文字,皱了皱眉,略带不耐烦的吐槽道,“妈的,凭什么那个阴阳脸就被塑造成暖男,老子就被他们给写成这种大猪蹄子啊。”
 他愤怒地一砸鼠标:“要是不把老子写的让这个书呆子真正心动的话。写这剧情的人就等死吧。”

绿谷出久看了看时间,按照现在的速度推测,应该再用两个小时就可以打出丽日线的一个结局了。绿谷出久拿起泡面盒子,利索地收拾好丢进了垃圾桶,他重新坐回电脑前,第三章的开头便是主角从医务室中醒来。

看来这个青梅竹马是没给我留一点的情。绿谷出久腹诽,突然想起自己小时候似乎也碰到过类似的人。

叫什么名字来着?成绩也好运动也好,是孩子王来着,自己也喜欢跟着他屁股后面跑,但是老是被他欺负……

这么一说自己和主角倒不只是外貌像,就连经历和个性都有些相像……绿谷出久想着,又想起自己看到的和上鸣走在一起的男人,越来越感觉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他试图解开,但是暂且还没办法把所有事情整理到一起,毫无头绪的思绪像锥子一样扎得他脑袋疼。没办法,只能稍稍暂停,他停止自己随着思考时不停地碎碎念,喝了杯水润了润干渴的嗓子。

此时的他倒是不怎么担心自己会陷入之前玩轰线的窘境了。按照设定来说,在第三章前将人物好感刷到50%,第三章便会开始角色的个人剧情,到时候就算是绿谷出久用扁桃体来选选项也不会选出bl线了。

想到这里,绿谷出久又重新确认了一下丽日的好感度,53%,万无一失。

绿谷安心地笑了笑,某远隔万里的榴莲头少年也点开了好感度界面,上面丽日的好感赫然标着60%。

但作为公司内部人员,爆豪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想法。

说不定会有傻逼选错选项之后还以为自己攻略妹子万无一失的呢,他颇有些幸灾乐祸地想。

“御茶子同学……”主角渐渐清醒过来,一眼看到了守在身旁脸色苍白的御茶子。

“小久!”御茶子惊喜地回头通知相泽,“出久君醒了,相泽老师!”

“出久。”相泽消太走过来,“感觉怎么样。”

“还好。我……晕过去了吗?”主角揉了揉疼痛的后脑勺。

“嗯,胜己同学把你一拳打晕了……”丽日说完,本来义愤填膺的表情似乎因为想到了什么而变了个神态。

“他现在因为殴打同学被送到校长办公室了,可能会被退学。”相泽补充道,表情严肃,“我们知道他平时很嚣张,但没想到他这次居然这么没有分寸。”

“你们要开除小胜?”听到这话,主角的脸顿时煞白。

“不知道,这是由他本人的悔改程度决定的。”相泽摇摇头表示无能为力,看到绿谷的表情变得惨白,忍不住给了他点希望,“但是也许被害人的态度可以改变一点事态吧。”

主角听到这话,眼中亮起了星星点点的光。急急忙忙地套上鞋子,穿上外套就往外走,两人也不劝阻,就看着他匆匆忙忙地往外赶。直到走到门口,主角才像想起来什么似的,回头对两人说:“相泽老师,那个,我先出去一下!”

相泽点点头,表情看不出是无奈还是平静。

“老师,您不劝劝小久吗?”丽日抬头看他。

“不了,如果他愿意的话也没人能阻止他。”相泽回答。

“小久实在是太傻了,何必呢。”少女摇头叹息,不知是为了少年还是为自己无疾而终的单恋。

“妈的,葡萄头,给老子过来。”爆豪胜己看完这段剧情,愤怒地差点砸了鼠标。

“诶诶诶爆哥您又咋了?”峰田一脸谄媚地走近,嘴里叫的肉麻。

“我这条线剧情谁写的?”

“我啊,是不是很精彩绝伦,完全突出了幼驯染的羁绊?”

“放p,老子有那么傻吗?如果是老子要打他,肯定也挑对决的时候打,不会让自己被搞退学啊!”

“诶不是,我这不也为了推动感情线吗?你也不能怪我啊!”峰田也觉得委屈,不禁反驳。

“操,老子才他妈不想跟男人搅在一起呢,尤其这种傻呆呆的书呆子,别说现实,就算在游戏里都不想和他有任何关系!”

“爆豪,当初每个人一个角色可是约定好的,就别抱怨了。再说只是游戏嘛,搞基什么的都不算数啊,你别放在心上了。再说你看轰,也是bl线,人家也没说什么……”峰田小心翼翼地开导他,一边向后躲。

“老子跟那个阴阳脸怎么能一样……”爆豪胜己不屑地扔了一句,就把峰田撂在一边不管了。峰田也习惯了被骂,叹了口气抓上咖啡又编程去了。

峰田走后,爆豪又百无聊赖地玩了一会,玩到一半就又玩不下去了,毕竟他实在不是玩恋爱游戏的类型,他索性开始盯着屏幕发呆。

“切,丽日那家伙,把这书呆子画的还挺好看的。”爆豪注视着对话框上的立绘,用鼠标摩挲了一圈少年的脸部,喃喃自语,“和他好像……”

——tbc——

还没写完这一章,这周太忙了,但是不想咕咕大家,所以还是先放出来吧。

毕竟我这周过生日,寿星是……是可以咕咕的吧(心虚)

【轰出胜】论在galgame中打出bl线的100种方式(四)

轰出胜

 
  

ooc

 
  

沙雕文

 
  

一个绿谷出久玩galgame却开了逆后宫的故事

 
  

1  2  3


 

 
  

秋风萧瑟,校园里火红的枫叶镶成了一张张扬的地毯。峰田裹紧了自己的外套,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走进了食堂。

 
  

食堂里的暖气好歹算是救了他一命,峰田长呼出一口气,将自己的手搓热放入了口袋里,向此时正笑得张牙舞爪的两个人走去。

 
  

“哈哈哈哈……真的吗哈哈哈哈……”上鸣电气边拍桌子边发出夸张的笑声,切岛也笑的前仰后合。只有绿谷出久单手扶额,面带羞耻地阻止他们:“别笑了好不好,真的好丢人……”

 
  

“你们干嘛呢。”峰田买了碗面,好奇地坐在了绿谷出久旁边。

 
  

“哈哈哈我跟你讲,绿谷他……他哈哈哈哈……”切岛笑的满脸涨红,上气不接下气的想拼凑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但是说了半天“他他他”也停不下来笑声。

 
  

“我来讲我来讲!”上鸣说着,好歹找回了点理智,“你知道他最近被我们安利去玩了那个galgame对吧?”

 
  

“galgame?叫什么名字?”峰田的心里涌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相爱在雄英》啊,最近很火的那个。”

 
  

果然。峰田心下一沉,面上却强装淡定:“那个游戏……怎么了吗?”

 
  

“哦,绿谷他真的太厉害了,他居然在那个galgame里打出了bl线。”上鸣刚一说完,两人又爆发出一阵笑声,绿谷出久在旁边憋红了脸。

 
  

但是峰田倒没有出现大家意料之中的反应,反而无动于衷地看着他们三个,支支吾吾地吐出一句:“是……是吗。”

 
  

上鸣觉得有些奇怪,半开玩笑地说:“居然没有嘲笑绿谷,该说你工作之后成长了吗峰田。”

 
  

“所以说这一点都不好笑好吧……”绿谷接话。

 
  

“男子汉要禁得起开玩笑啊绿谷。所以呢,你问客服什么情况没有?”切岛终于停住了笑,一本正经地问道。

 
  

“问了,我先找客服核对了一下购买信息,一点问题也没有,应该也不是bug的原因。”绿谷出久叹了口气。

 
  

“然后呢,到底怎么回事?”

 
  

“我找客服问了,结果他们说这个游戏本来就有bl线。”

 
  

“蛤?”两人均露出一脸的不可置信,“本来就有bl线?这不是galgame吗?”

 
  

“我也觉得很奇怪啊,所以还去贴吧问了下,结果真的有和我打出一样结局的,那些人说这是为了工作室下一款乙女游戏作铺垫,吸引女性玩家做出来的。还说他们把男角色的选项难度定的很高,一般直男都玩不出bl线的。”

 
  

“噗。”上鸣忍不住捂住嘴发出笑声,随即又感觉抱歉,“抱歉绿谷,有点没忍住。”

 
  

“哈哈哈,那不就是说能玩出这个的都不是直男咯……”切岛也没忍住,小声接了句。

 
  

“哎真的,这游戏伤心,不玩了不玩了。”绿谷出久摆摆头。

 
  

“别啊绿谷。”眼看被自己安利入坑的绿谷出久要退坑,上鸣才开始劝阻,“你要是实在玩不好这类游戏的话,你看攻略不就完了。后面的妹子个个都很可爱,别放弃啊。”

 
  

“你不懂,关键是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剧情会走偏的感觉,太可怕了。”

 
  

“哎呀没事,照着攻略我不信你还能走偏。你就接着再玩一会呗,就一个结局而已,我就不行你次次玩都会玩出bl线。再说了,总不会有游戏公司智障到在galgame里设置两三个bl线的吧?放心放心。”

 
  

“……好吧,那我再试试。”绿谷出久碎成一地的直男自尊心又一点点粘了回来。

 
  

三人有说有笑,一旁的峰田脸色却显得十分苍白,他面色紧张地发了几条消息,随即扯出一个勉强的笑:“我先走了啊,还有课。”

 
  

“哦哦好。”三人反应过来,却只来得及对着他的背影挥手了。

 
  

“他最近真的挺奇怪的。”待他走后,绿谷出久感叹道。

 
  

“确实,什么时候和他谈谈吧。”三人交换了个眼神,凝重地叹了口气。

 
  

绿谷出久下午没有课,切岛和上鸣却都有课,他无事可做,打算回寝室待着。他晃悠悠地漫步在枫叶满地的校园,一抬头却看见了不远处的峰田。

 
  

峰田前面还站着一个人,看样子是个男人,正在和峰田讨论着什么,绿谷出久隔得远,看不清那人长什么样,只能看到他红白相间的头发。

 
  

绿谷出久本想上前去打招呼,但是怕打扰到峰田也就作罢,他将自己看到那人发色时那可怕的想法压抑下去,告诫自己不要想的太多。

 
  

他踏出脚步刚打算走开,峰田和那人走近了一点,绿谷出久这回终于勉强看清了对方的脸。

 
  

异色瞳,双色的头发,左半边脸上还有一大片伤痕。

 
  

就在此时,那个男生也注意到了绿谷出久的视线,他抬起头,目光恰巧和绿谷出久的目光撞在一起。

 
  

绿谷出久连忙低下头,转身逃也似的溜走了。

 
  

“你们两个的配音都反响不错,接下来我们打算全面上线语音……你看什么呢?”峰田滔滔不绝地说着,却发现没有人回应,他顺着青年的目光看去,疑惑地问道。

 
  

青年愣了愣,轻轻摇了摇头:“没什么,看错了而已。”



 
  

绿谷出久觉得那一定是巧合。

 
  

怎么可能会有跟游戏中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呢?

 
  

他就这么坐着想了差不多二十多分钟,可是毫无头绪。

 
  

绿谷出久索性甩开杂七杂八的猜想,打开电脑,却又看到了那个他频频打开的图标。

 
  

绿谷出久沉思了一会,想起上鸣所说的话,还是点开了图标。他现在心乱如麻,又无事可做,只好玩游戏打发打发时间。

 
  

封面的樱花还是一如既往的耀眼,绿谷出久兴致不高。去网上查了查攻略,他挺喜欢丽日的,再加上她又是本作的女主角,于是干脆打算攻略她了。

 
  

绿谷出久跳过了剧情直接来到第一个选项。还是那四个熟悉的选项,绿谷出久看了看,第一个和焦冻有关的选项要选择b。想起自己之前玩出焦冻线的时候,他几乎都在吃荞麦面,绿谷好像也有点理解了制作组的脑回路。

 
  

所以这里要选不对的选项,就是要选轰君不喜欢吃荞麦面……

 
  

绿谷出久想完后才后知后觉自己居然在心里叫起了轰君。

 
  

“别是真的弯了吧……”他自言自语着继续跳过着看过的剧情,第二个选项还是选他原来选过的。

 
  

而第三个选项竟然也要选他曾经选的选项——就是那个我从小就喜欢你了的哲♂学选项。

 
  

可是这个选项不是很少人选吗?绿谷出久看了下解说,选这个才能走御茶子线,其他都是走的别的妹子的线。

 
  

成吧,你们直男就是厉害。

 
  

绿谷出久心里一片平静无波,用与之前完全不同的心态选了a。

 
  

跳过之前看不懂,现在却觉得怎么看怎么像修罗场的一段打斗,剧情好歹算是进入了正轨。

 
  

绿谷出久兢兢业业地对着选项一点一滴辛苦地累积起了御茶子的好感度,不知不觉已经过一半,照理说怎么皮都不会玩脱了。

 
  

绿谷出久放心的叹息一声,寝室里很安静,上鸣和切岛出去吃饭了,峰田一直在工作室里,只有他一个人,他拆开了碗泡面,将热水放在桌子上,被氤氲的热气糊了满脸。

 
  

绿谷出久把泡面放在一旁,打算明天再继续。

 
  

游戏里那个暴躁的发小又把主角约去了小树林♂见,只差最后两个选项了,他边玩边泡泡面实在是懒得再看攻略了,于是第一个选项还是选了之前的一个,果然,后面的选项也一模一样。

 
  

绿谷出久已经知道选焦冻会走向焦冻线,此时当然不会作死,而是选了d选项——让主角自己处理。毕竟主角也想变强,可能这就是一个让他变强的机会呢?

 
  

主角想着要自己努力,默默盘算着如何打败自己的发小。

 
  

主角的确有考上雄英的资本,他有着灵活的头脑,再加上对小胜的了解,居然预判了对方的一个攻击,避了过去。

 
  

但是对方毕竟是传说中的全能天才,再也没有出现那样的纰漏,对方的打斗,看似毫无章法,简单粗暴,其实内心的预判不一定比主角少到哪里去。

 
  

剑拔弩张的气氛一触即发,对难以使用个性的主角来说这样显然是不公平的,他明显处于下风,精疲力尽了才能不让自己受伤,更别提碰到对方一根汗毛了。

 
  

此时的小胜脸上的笑容更甚,竟然还一直在嘴里喊着:“去死!”难以让人将他与英雄联系到一起。

 
  

他手里的爆破不停,直接将主角掀翻在地,接着右臂发力,噼里啪啦的火星眼看就要砸在脸上……

 
  

主角猛地脸朝前倾,两人的嘴唇不偏不倚地碰撞在了一起。

 
  

对方一下子身体僵硬,好像是愣住了,手上的火花的消失了。

 
  

好机会!主角心里默念,给了对方一拳,随即想用smash的余威把对方掀开。

 
  

但是smash没有顺心如意地被发出来。发现自己使用不了个性,他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刚才胜己手上的火花也是突然消失了,他抬起头,看见了听见响动跑去报告班主任的御茶子和正使用个性消除能力的相泽老师。

 
  

两人瞪圆了眼,班主任手上的武器拿到一半停在了空中,显然是被刚刚到事态吓到了。

 
  

主角也愣在中途,接着感受了一股有如实质般的杀气。

 
  

底下的少年饱含怒气的叫了一声:“废久!”随即一拳打了过来。

 
  

主角被热风一拳打在了肚子上,随着力竭与疼痛的双重反应,眼皮默默地合了上去,屏幕上也出现了“第二章 end”的字样。

 
  

——tbc——

 
  

下章攻略完小胜,就是3p了!!

 

活着真是太好了